4小說網 > 美食供應商 >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華夏第一刀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華夏第一刀

小說:美食供應商作者:會做菜的貓字數:3213更新時間 : 2019-06-03 23:09:06
    第二天清早的時候,袁州在準備早餐食材前端著剛剛吃完的清湯面面湯走出了后門。

    昨晚下過一場雨,現在才剛剛六點,太陽還沒出來還很涼爽,天空卻已經明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平時袁州走出后門就會來迎接的面湯和米飯卻都沒來。

    “面湯,米飯。”袁州朗聲道。

    “汪。”面湯標志性的短促叫聲在街口響起。

    緊接著米飯糯糯的叫聲也傳來。

    袁州側頭往街口看去,面湯和米飯全部蹲坐在那里,而它們面前則蹲著個小女孩。

    以袁州的目力自然能看清楚,那個小女孩不足十歲,穿著一身很干凈的鵝黃色連衣裙,頭發不長但梳的很整齊。

    這時候她正隨著面湯和米飯的叫聲往袁州的方向看來。

    黑葡萄似的眼睛看著袁州瞬間就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,立刻站起身后退了幾步。

    像是被老師發現開小差的樣子,有些慌忙,就在袁州要搖頭示意他并不介意面湯和米飯被摸的時候,小女孩卻更快一步。

    小女孩直接沖著袁州微微彎腰鞠了一躬,然后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,快步跑開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誰家的小孩子,還挺有禮貌,也挺可愛的。”袁州看著跑開的小女孩,站在原地等面湯和米飯回來。

    果然小女孩一走,面湯和米飯就沖袁州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準確的說,只有米飯在跑,面湯是很淡定的一步步走過來的,非常悠閑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面湯你又帶著你媳婦蹭人家小姑娘的東西吃了?”袁州調侃道。

    “汪汪。”面湯瞥了一眼袁州,叫喚了一聲算回答。

    只是那神情看起來像是在說:“這不是蹭,這是光明正大被投喂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們的早餐。”袁州把碗里還溫熱的面湯倒進兩只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汪嗚。”米飯高興的圍著袁州轉了三圈,這才去喝湯。

    而面湯一如既往高冷的沖著袁州汪了一聲,就去喝湯了。

    有時候,袁州小店的食客們懷疑,面湯那么高冷,一點也沒有泰日天的風范,是不是水喝多了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,我還有事你們喝了就睡會,知道你們昨晚都沒睡,在看家護院。”袁州蹲下并未撫摸它們,但卻淡淡的說著。

    米飯歡快的搖著尾巴,而面湯則根本沒理會袁州,繼續喝湯。

    若是平時袁州肯定要和面湯理論一番,但今天因為一會還有個電話要打,袁州也就沒多說,直接起身回了廚房。

    當然,袁州是徑直回了樓上,邊準備衣物洗漱,邊拿起手機開始打電話。

    這時候剛剛早上六點整。

    電話響了三聲就被對面接起。

    “師傅,早上好。”程技師清醒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。

    “嗯,早上好。”袁州應道。

    “師傅,我的作業預計明天就能夠交給您了,請您放心。”程技師肯定又有些忐忑的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速和質都很重要,但如果要選擇一個,權衡之后,質量更重要,所以做事不要心急,如何完美完成菜肴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袁州囑咐道。

    “師傅,我知道了,我會盡全力把自己的最高水平展現出來。”程技師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袁州點頭,接著道:“我今天不是來問你月考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師傅,有事您說。”程技師心里暗暗松了口氣,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要雕刻,你通知通知青廚會管理的人,有時間可以過來觀摩。”袁州道。

    “我馬上打電話說。”程技師立刻將事情應下,然后小心翼翼詢問:“師傅,下午我能不能過來學習學習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袁州點頭。

    聽見袁州答應,程技師語氣都帶著歡快:“好的師傅。”

    掛斷電話后,程技師自言自語:“青廚會的人,福利真的是太好了,有這種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師傅謙虛,華夏第一刀這塊招牌一定是師傅的,比刀功誰能比贏我師傅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針對于某一個廚師,我是說所有廚師。”程技師給袁州提過好兩次了,想讓自家師傅去挑戰這個頭銜。

    【華夏第一刀】,不止是一個稱號,還是一個實質的匾額。來歷是民國時期的一個吃貨軍閥,金絲楠木打造,送給一位魯菜大廚,名師雕刻,材料也金貴,值老鼻子錢了,當然值錢是一回事,主要是榮耀。

    待大廚死后,這塊金絲楠木的匾額就不知所蹤,直到八十年代才又出現,被淮揚菜名廚王懷放于博物館。

    淮揚菜以刀功見長,但這塊匾額一開始又是給魯菜廚師,所以這位王懷大廚就非常會玩的立了項規則。

    淮陽菜系廚師以外,誰能在刀功上,能夠征服所有淮陽菜大師,就是刀王,能夠獲得牌匾。

    至于王懷為什么要說淮揚菜系廚師以外,因為如果沒有人辦到,就證明刀功還是淮揚菜第一,大廚王懷可真是個機智的人。

    三十年過去,挑戰之人也不少,但匾額依舊還在博物館,畢竟能夠成為淮揚菜大師的,也有二三十名,全部打敗太難了。

    程技師一直覺得,以師傅的刀功,鐵定能拿到這三十年懸空的匾額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年齡不對,我都想加入青廚會了。”程技師猛然反應過來,連忙道:“不對,我是師傅的關門弟子,地位必須比觀摩的廖岳他們高。”

    “嗯,必須比他們高。”程技師自我肯定。

    關門弟子,也就是師傅所收的最后一個徒弟,雖然袁州也的確沒打算再收,但關門弟子還真沒這樣說過,純屬程某人腦補。

    師傅吩咐的事,程技師肯定會立刻辦到,立刻給廖岳打了電話。

    廖岳電話打不通,程技師又打給了秦凱麗,將整件事情說清楚講明白。

    另一邊袁州繼續準備早餐,途中也沒發生什么事,所以順順利利到了午餐時間。

    也難得,凌宏陪著他爺爺凌老爺子走來吃午餐。

    自從賈班長走后,凌老爺子就沒再來過小店,也有一年多了,所以熟識的食客都給老爺子打著招呼。

    “稀飯和雞絲涼面,袁老板的味道一點也沒有變啊。”凌老爺子吃著感嘆。

    “老爺子,你這話說的,人心容易變,但菜的味道沒那么容易變。”旁邊的膽小壯不由跟了一句。

    凌老爺子搖頭:“人心的確是最易變,但菜是人做的,所以要保持味道不變,很難。”

    膽小壯細想后,不由道:“老爺子說的是,是我想得太片面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人群,又是逮著袁州一頓夸。

    在做菜空隙,袁州嘴角默默的掛起笑容,當然戴著口罩,旁人也看不見。

    “大膽,今天給我講什么故事。”有食客問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今天我給你們說一個八幾年的老故事……”膽小壯開始講。

    什么叫聲臨其境,膽小壯講故事就是身臨其境,講故事時,話語都透露著陰風凄凄。

    水準,絕對能和張震講故事相提并論,店里有人推薦膽小壯去電臺工作。

    不過膽小壯拒絕了,原因是因為,膽小壯只在小店內講故事有感覺,在其他地方找不到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“那個年輕人經常來店里嗎?”凌老爺子突然問。

    “也算是常客,每次來都會講個故事,就像在茶館里聽曲,挺有意思。”凌宏道。

    “是挺有意思。”凌老爺子點頭,然后就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“菜味道沒變,小店的味道也沒變,真好。”凌老爺子吃完起身。

    凌宏連忙扶著:“爺爺您慢點。”

    “慢什么慢,我身體硬朗得很,我還能后空翻,你信不信?”凌老爺子打開凌宏的手,不讓他扶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爺爺咱們不吹牛,您看我要是說不信,是不是就下不來臺了。”凌宏沉默半響后說。

    “滾!”凌老爺子吹胡子瞪眼睛。

    最終還是在凌宏的陪同下離開了小店。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ngynis.icu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sk.com
全民捕鱼安卓版下载 秒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双面盘为什么不能提现 湖北快三福彩 涨停后股票操作 湖北快三遗漏走势图一定牛 中国联通股票 双色球精准预测6十1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号码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*排列三开奖号码 幸运28预测论坛 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 排列三 山东11选五任2免费计划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