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說網 > 我老婆實在太漂亮了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沉船被擊沉,兄弟喜相逢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一百六十二章 沉船被擊沉,兄弟喜相逢

小說:我老婆實在太漂亮了作者:函數的自變量字數:2899更新時間 : 2020-06-24 07:22:26
    “為什么不走了!”戰艦上,樂小佳又舉起了槍,對于姜政的磨蹭,他感到很不滿意。

    姜政回頭,一臉的苦瓜相,“樂少爺,怪物很厲害,能不能先殺死他們。”

    樂魚一聽,立刻緊張起來,里面的怪物指誰她是清楚的,那就是汴梁和薛慕瀾,怎么姜政要害他們。

    她正要開口,卻感到肩膀上的手輕輕的拍著,意思是讓她別著急。

    她皺了皺眉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樂小佳聽著,覺得也有些道理,他對身邊的士兵說,“打個手訊進去,讓里面的人撤出來。”

    那群人進去那么久了,都沒有結果,看來里面的怪物還真是厲害,不過再厲害的家伙,也厲害不過戰洋艦。

    汴梁再次睜開眼,就看到了屋外的一只皮鞋,他的心莫名的又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無論是誰,無論經歷了什么,在生死關頭,若是還能反擊,總會緊張的。

    汴梁又握緊了槍,他現在能看見的就是一只鞋子,鞋子的主人還在門后。

    這時,他聽到有人喊,“撤!”

    就一個字,那鞋子瞬間消失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腳步聲比任何時候都凌亂,士兵們都從第五層的窗口往戰艦上跳,那里是最近的。

    薛慕瀾從汴梁的嘴里感受到了他的緊張,那一刻她也停止了熱情,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意,她緊緊的握住了流光劍,準備和他戰斗到底。

    當士兵們撤退時,她放開了嘴巴,深深的呼了一口氣,死里逃生的感覺,讓她有些松氣。

    “不對!”汴梁站起身來,皺起了眉頭,他也說不上那里不對,可是士兵們的突然撤走,就讓他感覺很不對勁。

    他走出房間,走廊上早沒了亮光,更別說人影了,只有房間的窗戶外,戰艦的光不停的閃耀著。

    戰艦!汴梁的腦袋突然亮了一下,“快跑。”他急促的喊著,拉起薛慕瀾奔向了對面的房間。

    “跳。”他的聲音更急促了,一把將薛慕瀾推出窗外。

    不等他跳出,沉船突然劇烈的抖動了起來,仿佛地震了一般。

    客房的氣溫也陡然高了起來,熱的汴梁滿頭大汗,要不是鱗甲超強的防護,這個溫度,足夠讓他瞬間脫水。

    他雖然沒脫水,但過度的高溫卻讓他脫了力。

    他明明已經爬上了窗口,就差最后這一跳,可他就是腳下無力,無法做出這離開深淵的一跳。

    他的背更熱了,熱的好幾片鱗甲直接脫落,鱗甲后面的皮肉也冒起煙來,好像要被烤熟了。

    還是慢了一步,他嘆息著,熱已經讓他徹底的虛脫,除了腦袋,他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還能活動。

    慕瀾,好好活著。背后又一股熱浪涌來,這一次,自己的身體會被吞噬掉的,汴梁絕望的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不能動,船卻會動,它就像是只抽搐的巨獸,在戰洋艦密集的熱流槍攻擊下不停的發抖,終于,這個巨獸先一步承受不住,側身倒下。

    船側翻的一瞬間,汴梁就被甩了出來,這時,薛慕瀾剛剛落地。

    時間,其實很短暫,但是在這么短暫的一瞬間,遠比蜈蚣級戰洋艦要大的沉船已經被打的面目全非了。

    一出沉船,汴梁身邊的巨熱就消失了,他的力氣也在瞬間恢復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用力的蹬了一下往他壓來的沉船,人就像只烏賊在海中飛射出去。

    薛慕瀾在海底,也瘋狂的奔跑著,她要是被沉船壓到,那是非死不可。

    好在船倒下的速度并不快,而她發現的又早,這才讓她躲過一劫。

    在沉船側翻的旁邊,兩個死里逃生的人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,薛慕瀾的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汴梁拍拍她的后背,立刻隱蔽了下來,現在還不是松氣的時候,敵艦還在身邊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沉船側翻之后,敵艦竟沒有了動作。

    汴梁往身后看去,這邊一片平坦,參星也沒有幾個,想藏身是沒地方的。

    “進船。”他拉起了薛慕瀾的手。

    戰艦停止攻擊之后,就應該是士兵過來搜查了。

    船外沒地方躲,只能躲進破船里。

    里面的熱浪還沒完全退去,兩人就在最上層的客艙找了塊被擊落的門板,擋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,船外有聲音傳來,“寶物會在那呢?我記得好像是第五層,還是第六層。。。”

    這個聲音不停的重復著,汴梁一聽,頓時大喜。

    “是姜政。”他輕聲說著,就要走出去。

    薛慕瀾拉住了他,“會不會有詐?”

    汴梁搖搖頭,“不會。”

    姜政若是要害他們,只要給他們打個手訊,兩人立刻就暴露了,又何必這么麻煩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薛慕瀾對大哥總是無比的信任。

    兩人循著聲音走出來,發現姜政和樂魚正在沉船邊上不停的揮舞著手訊。

    手訊上的亮光照到汴梁的臉上,馬上就停住了。

    樂魚本來還扶著姜政,在這一瞬間,那家伙就像受驚的兔子一般,“嗖”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還真命大。”他望著汴梁,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,這是他第二次笑,笑容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。”汴梁看到他額頭的血跡,雖然不知道他經歷了什么,但肯定不容易。

    也許是跑的太快,姜政感覺有些頭暈,他緩緩的坐到了地上,那是一片沙礫的礁底。

    “剛才的英雄,做的很過癮吧”。他的語氣里有些羨慕,又有些興奮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汴梁沒想到他會來這么一句。

    剛才的情形,兩人守住上下層客艙,端的是熱血無比。

    但是后來被包圍時那種絕望的感覺,讓他現在還心有余悸,這家伙,居然羨慕自己過了把癮。

    有機會讓這家伙也嘗嘗絕望的滋味,他這樣想著,說道,“你想試試?”

    姜政抓起一條參星,放在嘴里嚼著,參星的血能美容不假,可是那味道,非常的苦澀。

    苦到他的整張臉都扭曲的不成人形,他才咧著嘴說,“自古英雄多苦難,接下來就輪到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頭望著樂魚,接著說,“你怕不怕?”

    樂魚拉著薛慕瀾的手,兩個女人在一旁說著悄悄話,但是兩人的心思都在男人這邊,眼睛也盯著這里。

    樂魚聽他說的豪爽,也就站起身來,“我盡力。”

    她說的話雖然不夠霸氣,但是她的眼神異常的堅定。

    汴梁看著這位心目中的妹妹,不由得又往薛慕瀾望去,這兩個女人都不是說狠話的人,但是行事卻都很果斷。

    難道是她們的出身,都有孤獨的生活經歷,讓她們變的更加自立,也更加堅毅?

    不過,現在的她們可不孤獨,汴梁拍拍姜政的肩膀,“好事一起干。”

    他沒說什么朋友兄弟之類的話,事到如今,在場的可都是過命的交情。

    姜政再次笑笑,只是這次笑的特別的苦,不知道是嘴巴里的苦,還是心里的苦。

    這邊是四個人,沉船背后是軍艦以及幾百位士兵,面對這樣的實力對比,他還能苦笑,還想做英雄,這樣的人,不是英雄便是梟雄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ngynis.icu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sk.com
全民捕鱼安卓版下载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玩法 福彩3d预测APP 上证指数走势图 快乐10分任5奖金 吉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体彩云南11选5怎么玩 川财证券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兴业理财平台 赛车pk10官网 北京快3一定牛北京 好运快三彩票正规吗 基金配资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数据 如何看股票涨跌 吉林快三开奖走势一定有 020股票交流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