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說網 > 我夫君實在太謙遜了 > 第321章 垂淚到天明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321章 垂淚到天明

小說:我夫君實在太謙遜了作者:殘劍字數:5016更新時間 : 2020-06-24 07:21:15
    另外一邊,則是紅得發黑的一團紅云——那,正是云暖陽的頭頂。

    這種紅云,同樣是虛無的東西,但是因為太過于凝聚,幾乎化作了實質,以至于,蘇離很特殊的‘視野’,才給看出了端倪!

    “這是霉運和氣運?”

    “真正倒霉的是云青濯?”

    蘇離看穿了這一幕,心中的震驚,可想而知了!

    他從來都沒有想過,原來所謂的倒霉蛋——竟然真的不是云暖陽,而是云青濯!

    而云暖陽,竟是真正的奪天地造化的氣運之子!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蘇離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    “蘇賢弟,月凝妹妹,你們終于過來了。再不來,青濯都忍不住去方家找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不遠處,云暖陽見到蘇離三人過來的時候,頓時眼眸一亮,立刻迎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還是很熱情的——雖然附近的人,幾乎都本能的避開了他,雖然,那些人眼中充滿了深深的忌憚和嫌棄。

    但,蘇離卻不是這樣的人,對于云暖陽的熱情,他很是滿意——當然,如果不是云暖陽頭頂頂著的一團紅云太過于耀眼的話。

    不過這一點,云暖陽卻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或者說,這個世界,也沒有修行者,能看到這一層次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云暖陽就不會落得如今這種是修行者就會嫌棄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來了么?云兄這是隊伍的伙伴都又再次的沒了,招不到伙伴,所以這才這么急切的盼著我們來?”

    蘇離古怪的看了云暖陽一眼——你這心思,都寫在了臉上,用得著這么的明顯么?

    “嗯——呃,其實也不是啦,就是,很久不見蘇賢弟,想念得緊。”

    云暖陽靦腆的一笑,心里也是慌的不行——聽說,這蘇離不太好接觸,而且,之前還承受過方月凝妹妹的毒打,以至于留下了心理陰影——這,這次還是不帶他吧,不然,實在是,還要花心思去照顧,委實不妥。

    畢竟,這次也太過于兇險了一些,不能耽誤了蘇離兄弟的前途。

    云暖陽難得的在心中有了一番思量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并不知道,當著蘇離的面,他這樣念頭熾|烈的去想,蘇離是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部分‘輪廓’的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蘇離的表情,也略微有些古怪——我是拖油瓶?我遭受了方月凝的毒打?

    這是什么跟什么啊!

    不過,好在,這小子有點兒自知之明,有點兒良心,沒有真心的想坑我,不然的話,哼哼。

    “蘇賢弟,其實你也別擔心,這一次雖然略微有些危險,但是具體的情況,青濯已經探明了。不過,這次去的地方,比較危險,所以,蘇賢弟最好就在鎮守府等我們回來就好。”

    云暖陽解釋道。

    云青濯卻在此時走了過來,拉起蘇離身邊的方月凝的手,道:“月凝姐,這次,還真得靠你幫我了,不然的話,這溧河村的溧河游魂,我們解決不了。不過,如我哥所說,我已經找到破解之法了,這次,我們聯手,肯定是沒有任何問題的。”

    “青濯,我們這一次來,就是來幫你的,所以,你別擔心。另外,我夫君也會跟著我們,這一點,青濯妹妹無需擔心,我夫君可是很厲害的。”

    方月凝說著,不由想到了夫君的厲害,美眸之中,再次泛出了流光溢彩,同時,她的俏臉,也不由生出了一抹很好看的紅暈兒。

    這般情況,顯然是春心萌動了。

    就這個樣子,云青濯一看,就不由無語之極。

    這小妮子,當著我的面,犯春了不成?

    咱這是去獵殺詭異,而不是去談情說愛的,你們當去溧河村是觀光賞月啊!

    她雖這么想,但是卻也不由莞爾一笑,道:“哦?姐夫很厲害,月凝姐你說的是哪方面?”

    鶯鶯的思想沒有那么深,當然也沒有想過這話有什么問題,聞言,立刻道:“姑爺哪方面,都特別特別厲害。嗯,反正就是,姑爺十分勇猛!”

    鶯鶯的話說完,現場忽然一片靜謐。

    接著,方月凝似乎想到了什么,俏臉更紅了。

    蘇離,則一臉的無語。

    瞧瞧這說的是人話么?

    雖然我確實很勇猛,但是有些事情,私下里知道就行了,這說出來,可不就是沒意思了么?

    云暖陽此時,表情也變得極其的精彩了起來,同時也有些尷尬,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不由朝著蘇離豎了個大拇指——那意思,不外乎是:蘇賢弟,厲害,竟是將月凝妹妹和鶯鶯收拾得如此信服。

    “月凝姐,咱們這次,前往溧河村,面對的溧河游魂,有可能達到了血煞級,那是堪比真妙境的極道詭異,實力強橫,能力超群,十分強勢。

    而且,這一次,雖然我們也前往,但是我們是私下里前往。

    鎮守府這邊,以及烏別鎮鎮守府那邊,都有修行者過來。

    我們不僅要防備的是溧河游魂,防備強大的血煞級詭異,同時,也要預防別有用心的修行者,獵殺我們。”

    云青濯的語氣凝重了幾分。

    云青濯聞言,終于走出了那種對于蘇離的崇拜狀態。

    她大咧咧的拍了拍云青濯的香肩,道:“放心吧,我夫君真的很強,沒什么問題的!大概,你還不知道吧青濯,蘇牧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蘇牧?那個……蘇家第一天才?”

    云青濯說著,不由古怪的看了方月凝一眼——在你夫君面前提及蘇家第一天才,你確定你是真的那么在乎你夫君?

    你夫君,他也是蘇家弟子,而且還是蘇家棄子啊,你夫君,不要臉面的么?

    這么落他面子,真的好嗎?

    云青濯聞言,有些同情的看了蘇離一眼——唉,男人,光是那方面厲害,能鎮壓自己的道侶,還不夠啊!

    不過,就蘇離這樣的……很難想象,竟是在那方面,天賦卓絕,連月凝妹妹和鶯鶯都一同搞定了。

    云青濯古怪的目光,以及古怪的想法,蘇離并不是全部感應到了。

    可即便不是,大部分模糊的輪廓,他還是把握到了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自己的分析和整理,蘇離自是明白了云青濯所想,頓時,他都有種吐一口老血的沖|動!

    月凝所說的厲害,是真的厲害,而不僅僅只是男人的那一方面好嗎?

    這女|人,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嗯,就是那個蘇牧,不過,蘇家第一天才?或許,這之前,我也這么想,但是現在,不是了!”

    方月凝的語氣里,充滿了濃濃的自豪之色。

    “嗯?你是想說,你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云青濯也不傻,如果到了這時候,她還猜不到,那她就不是研究狂人女瘋子云青濯了。

    “嗯,如你所想,我夫君,可是比蘇牧還厲害的天才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月凝妹妹,你是不是哪里搞錯了?還是說,你夫君花言巧語……咳,甜言蜜語,讓你相信了他很有本事?”

    云青濯心中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蘇牧的厲害,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因為,她親自見過,還和蘇牧發生過一次沖突,結果對方僅僅只是一擊,就將她的致命守護——殞寂鼎給打了出來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她在對手一擊之下,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也是那一次,云青濯心中,對于蘇牧的忌憚,才達到了極致——可以說,她天不怕地不怕,但是遇到蘇牧,往往還是要繞路走。

    蘇牧不是什么好人,桀驁而兇殘狠辣,手段凌厲,絕不是什么善與之輩。

    這方月凝這么說蘇牧,一旦讓蘇牧知道了,特別是和蘇牧還和蘇離十分不對付的情況下,那結果……

    “青濯,這次,可不是我夫君說的,而是我和鶯鶯親眼見證的。甚至,不僅是我和鶯鶯,還有方家很多人,都看見了!”

    “是呀,青濯姐姐,這次,那蘇牧殺上|門來,挑釁我們,結果被姑爺狠狠的打了一頓,都被打得跪地磕頭求饒呢……”

    方月凝和方鶯鶯一前一后,將現場的具體事情,全部的講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這般講述之后,云青濯已經兩眼放光了!

    她的一雙大而明亮的美眸,已經死死的落在了蘇離的身上——那絕不是愛慕或者是崇拜的目光,而是,一種獵人見到了獵物之后的瘋|狂!

    蘇離面對這種目光,饒是見慣了大風大浪,也不由有些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這女瘋子,他其實是見識過的——固然,那只是在系統的虛擬現實之中。

    但,那依然是活生生的存在,依然有血有肉,依然是源自于真實而復制出來的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此時,面對云青濯這種目光,蘇離很明白,對方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很好奇?為何進步這么大?想研究我的血脈變化?”

    蘇離直接問出了云青濯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嗯嗯嗯嗯嗯,姐夫,你真是太俊俏了,太聰明了!”

    云青濯立刻化身舔狗。

    那姿態,和之前對他不怎么‘看得上眼’的姿態,簡直是天壤之別。

    蘇離也不由有些無語——雖然說云青濯之前的確不怎么瞧得起他,但是也沒有怎么針對,甚至,還多次提供了一些提升潛能之類的丹藥,讓方月凝交給那個蘇離服用。

    她對于蘇離的態度,幾乎全部都是看方月凝的面子而已——若蘇離不是方月凝的夫君,恐怕,她甚至都懶得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而此時,她卻是真正的有了興趣,有了幾分重視之意。

    這般表現,很現實。

    但,蘇離卻也知道,這就是云青濯的本性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,你說這些話討好我,就有用嗎?”

    蘇離正兒八經的回應道。

    方月凝和云青濯等人,都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蘇離又道:“雖然你說的都是實話,但,嗯,其實還是有用的,放心,你想研究什么,我都會配合你——當然,除了讓我以身相許或者是需要我的本命精粹之外哈,這些,概不提供,不論是以任何方式!”

    蘇離提前警告道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,在虛擬的世界,這云青濯,打他的本命精粹的主意,可不是一次兩次的。

    關鍵是,這東西,能研究出什么玩意來?

    弄不好,還能弄出個娃兒來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,我是那樣的人么?我,可還是冰清玉潔的黃花大閨女呢!”

    云青濯說著,聲音卻自發的小了很多——很明顯,底氣不足啊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這樣的人,心里沒點兒數么?”

    蘇離白了她一眼,道:“另外,我的能力,其實早就有了,只是一直處于‘覺醒’的過程之中,全部心思都在上面,以至于先前看起來比較孤僻自閉,比較普通平凡。不過現在,卻已經完全蛻變了。當然,這些,和青濯你的丹藥,沒半點兒關系——你那些丹藥,藥效是有一些,但都是實驗用的半成品,你還騙凝兒說效果特別好——話說,我沒被你毒死,都算是老天爺開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這個,其實我哥已經測試過,效果挺好的,副作用……你當時那是普通平凡嗎?你是廢……咳,你是平凡得超出天際了好吧,區區一點兒副作用,忍忍就好了,要是能崛起,可不就出人頭地了,至少凝兒也不會午夜垂淚到天明啊!”

    “呸,青濯你才午夜垂淚到天明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這般歡愉的交流氛圍之中,蘇離倒是和云暖陽、云青濯‘重新結識’了一番,雙方的關系,倒是也更進了一步。

    特別是,知曉蘇離如今實力很強,足以吊打蘇牧之后,無論是云青濯還是云暖陽,都熱情了很多。

    這倒不是現實,而是——頂著個‘團滅使者’的稱號,云暖陽的壓力還是很大的!

    接下來,云青濯開始商議進入溧河村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方面,倒是沒什事情發生,云青濯的想法,蘇離也沒看出什么問題來。

    只不過,在鎮守府,鎮守府的安排,還是有些小小的波動。

    云青濯的隊伍,被分配來了四個修行者——許星月、貞豐華、文紫妃和徐乾。

    這四個人,蘇離還是有印象的,不因為別的,就因為,這四個人,在系統虛擬的世界里,第一次處理溧河游魂事件的時候,就死了。

    而且,死的挺慘的。

    蘇離之前,對于這個名叫‘許星月’的可愛少女,其實還是有些好感的,只是,這少女死的有點快。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ngynis.icu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sk.com
全民捕鱼安卓版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贵州快3一定牛 天津11选五一定牛 深圳风采2011018 上证50对上证指数影响 吉林快3* 河北省福彩双色球开奖 江西11选5官网 极速时时彩一天多少期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 怎样分析股票涨跌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19210 pc幸运28技巧 股票分析方法介绍 江西快三平台 浙江11选5中奖条件